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内动态

吹响能源改革“集结号”——山西涉煤3个“20条”

发布时间:2013-10-09 10:58:33 来源:[原创] 作者:


        山西近期先后发布“煤炭产业20条”“低热值煤发电20条”“煤层气20条”等涉煤产业政策,接连突破体制障碍,深化能源领域改革。业内专家认为,这是继2009年煤炭资源整合后,山西再一次在煤炭行业探索先行之路,是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改试验的“重头戏”,今后山西能源输出格局或将改变。
        突破“中央电”与“地方煤”体制 推进煤电和谐
       【体制障碍】山西既是煤炭大省,也是电力大省。长期以来,“市场煤与计划电”“中央电与地方煤”导致的“煤电之争”使山西深受其害。煤炭供不应求时,电力企业四处出击找煤;煤炭供过于求时,煤炭企业上门卖煤寻求销路。
         早在2009年公布的《山西省电力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就已提出“煤电一体化”的发展思路,但在“趋利”的市场机制下,煤电“顶牛”不断。2011年煤电矛盾突出时,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电煤供应严重不足,企业资产负债率一度超过100%。
       【改革观察】7月26日出台的“煤炭产业20条”,不仅立足于解决煤电矛盾,而且把煤电一体化、煤电联营作为新建燃煤发电项目的重要前提,在产业布局之始就实行上下游合作战略。8月8日,此项政策获得实质性进展,继山西煤炭大腾博会客户端与五大电力央企签订电煤供应中长期协议之后,山西焦煤与大唐腾博会客户端正式签订煤电联营合作框架协议,成为山西第4个大型煤电联营项目。
        目前,山西34户主力火电企业中,产权一体式的煤电联营企业已有22户,建立长协合同的企业17户,形成了“煤控电”“煤参电”“电参煤”“组建新公司”和“煤电互参”五种联营模式。
        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认为,煤电联营可使煤电企业共享利润,有利于双方共同应对煤价、电价此消彼长带来的波动冲击,将对国家的能源供给产生深远影响。
       为能源审批体制改革探路 优化产业布局
     【体制障碍】煤矸石,是煤炭开采和洗选过程中排放的一种低热值煤,长期被视为工业废物。在“煤炭大省”山西,采煤堆存的煤矸石多达10亿吨。技术进步使煤矸石成为低热值发电的宝贵资源。去年,这个省共产生煤矸石等低热值煤1.7亿吨。若全部用之发电,可节约置换出高热值原煤1亿吨,效益十分可观。
        然而,由于缺乏政策支持,山西现有5800万千瓦装机容量中,低热值煤发电只有485万千瓦,仅占总装机容量的8.4%。大量煤矸石被堆弃、掩埋,既浪费资源又污染环境。
      【改革观察】今年6月,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同意委托山西省核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函》,正式委托山西负责“十二五”期间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规划布局及核准,涉及项目近2000万千瓦。
      “这是山西省转型综改区获批以来取得的最具标志性的成果。”山西省发改委主任王赋说,以此为契机出台的“低热值煤发电20条”明确规定了10项准入条件,核准条件高于国家标准。其中包括燃料运输距离、锅炉技术水平、燃料发热水平、脱硫脱硝及除尘设施等,体现了严格节能、节水等环保要求。
        一些能源界人士认为,低热值煤项目审批权下放,有利于煤电产业的合理布局。过去,不少大型火电厂建在东部沿海地区,内陆产煤区不得不“煤炭大搬家”,能源利用效率低下。如果在产煤地建立大规模、集群式的清洁电力项目,不仅可提高煤炭就地转化率和低热值煤的利用率,还有利于产煤地的环境治理。
        探索解决“气权”与“煤权”分置 转变能源格局
       【体制障碍】煤层气俗称“瓦斯”,是煤矿安全“第一杀手”,也是高热值的清洁能源。我国煤层气储量约31.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三,但去年全国煤层气产量仅150亿立方米,利用总量仅60亿立方米。导致这一矛盾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气权与煤权分置。
         山西是国内最大的煤层气利用基地。由于历史原因和矿权审批体制,煤层气矿权由国家相关部门审批,山西境内不少煤层气权由央企所有,煤炭矿权归山西省属及地方企业所有,气权与煤权长期分置导致煤层气难以更大规模开发利用。此前,山西多次建议,按照“气随煤走、两权合一、整体开发”的原则,深化相关管理体制改革。
       【改革观察】王赋说,国家相关部门近日同意山西开展煤层气矿权两级管理试点前期工作。山西“煤层气20条”对深化矿权管理改革提出了具体要求,鼓励不同性质企业参与竞争,通过支持设立民间煤层气创投基金等多方措施,实施煤层气大规模商业开发,从根本上解决煤层气矿权和煤炭矿权分置、重叠问题。
        按照规划,到“十二五”末山西煤层气总产能将达195亿立方米,气化人口覆盖量2000万人。到2020年,通过推广过境天然气、焦炉煤气、煤制天然气和煤层气,实现民用领域全面替代燃煤。届时,山西将改变单一输煤的能源格局,转向“输煤、输电和输气”并举的清洁能源格局。在“气化山西”的过程中有望为“气化中国”作出贡献。